[御澤] 眼鏡的小拳拳

 

 

「明天記得是什麼日子吧?」

「當然,雖然我有點笨但這種特別的日子我還是記得的!」

「是嗎?那你別遲到了,還是要去你家接你?」

「為什麼要來接我?」

「還不是怕你遲到又迷路嘛。」

「我和御幸前輩有約嗎?」

「……你不是記得明天是什麼日子嗎?」

「明天不就是《鑽石小棒球》發售的日子嗎?」

「……」

電話另一段的漫長沉默,澤村急忙改口,「御幸前輩,我知道明天是情人節啦!早上十點在中央公園的噴水池旁邊對吧,我剛剛只是開玩笑的!這麼重要的日子我怎麼可能忘記!」

「……」御幸停頓了幾秒,接著說,「不,我只是在想,剛才那瞬間覺得你就算忘記了好像也挺正常的。」

「怎麼可能!我再怎麼笨,御幸前輩說的話我都記得好不好!」

 

不可否認澤村的話讓他很高興,最後在澤村的堅持下,約定的地點一樣在中央公園的噴水池,而不是澤村在東京的租屋處。

御幸提前十分鐘在噴水池旁待命,享受等待對方到來的氣氛,他沒有過多的打扮就是一套卡其色的連身大衣以及藍色圍巾,有些單薄但御幸不覺得冷,期間有不少女性上前搭訕,但都被他以等人回絕了。

拿出手機看著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十分鐘,不僅是電話就連通訊軟體都無消無息,考量到澤村可能睡過頭正用跑得過來沒有時間通知,御幸還是默默地等著,直到三十分鐘過去,他才有點不耐煩地撥了電話。

只是連續幾通未接又讓他的不耐煩消失轉為擔憂。

笨蛋澤村到底幹什麼去了?

 

「那個,不好意思……」

御幸臉色不太好的轉過頭,正好看見從遠方慢慢走近的澤村,無視眼前紅著臉頰長相可愛在許多男生眼中能被稱作女神的女孩,越過她快步往澤村走去。

越靠近御幸原本想大罵的念頭全被他身上沾滿灰塵的外套壓了回去。

澤村撓撓臉頰,不好意思地看了御幸,「抱歉,御幸前輩,我遲到了。」

御幸將澤村從頭到尾看了一次,灰頭土臉的,臉頰還有擦傷,他直接捏住澤村的臉頰,讓澤村疼的眼淚都要流出來,「會痛、會痛……」

「發生什麼事了?怎麼不打電話給我?」

澤村揉揉發疼的臉頰,從外套口袋拿出螢幕破裂的手機,「摔壞了。」

「……」看樣子是不打算和他說發生什麼事了?

偷偷瞄了御幸一眼,澤村小聲地說,「我們還去看電影嗎?」

「電影早就開始了。」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沒關係,就去逛街。」

御幸掌心向上往澤村面前湊過去,正想將左手搭上的澤村注意到周圍的目光,包括方才那個長相可愛但被御幸無視的女孩子反而有些退縮,他邁開步伐往前走了一步,「御幸前輩你要逛什麼?我們走吧。」

御幸看著自己空蕩的右手,嘖了一聲,立即跟上去,直接將澤村的左手抓了過來,而且還來個十指緊扣,「隨便逛逛。」見澤村想要掙脫,接著說,「不准鬆手。」

在眾目睽睽下,兩個男人就這樣牽著手逛街。

 

起初還不習慣旁人的目光,但街道一些新奇的東西馬上奪去澤村的注意力,他鬆開御幸的手,整個人貼在店家的玻璃展示櫃外頭,「御幸前輩你看你看!這些不是糖果嗎?為什麼會動?」

「別把你的口水沾到店家玻璃上。」

「御幸前輩你看這個排球比賽!那個十號為什麼可以跳這麼高!」澤村指著賣電器店家外的電視機喊道,「飛啦!飛起來啦!」

「安靜點,我們先去把你的手機修了吧,要是壞了再買新的。」

「咦?」澤村愣了愣,「不用買新的吧,反正我不常用。」

「要是像今天早上那樣連絡不到你,我很麻煩的。」

「那……那就先買個笨蛋手機頂著?不用買到聰明手機的。」

「可以呀,告訴我手機怎麼壞的?」

「……」遲疑了老半天,澤村還是不肯說出原因。

如果他不願意說,自己當然不勉強,可是情人節當天,情人約會遲到,電話連繫不上,衣服明顯的髒污以及臉頰的傷,重點是還不肯說發生什麼事,不是御幸想太多,但就是說不出來的奇怪。

「是不是在路上碰到了什麼事?」

澤村迴避了視線,御幸覺得頭有些疼。

 

「奶奶!就是他!剛剛幫我的那個大哥哥!」

御幸往聲源處看去,一個年紀看起來約國中生的男孩牽著年邁的奶奶,邊指著身旁的澤村邊走了過來。

「就是你嗎?剛剛幫我孫子打跑那些勒索的不良?」

「對,大哥哥特別帥!一個打三個!手機還不小心摔地上壞掉了。」

「那多不好意思。」奶奶從口袋裡拿出錢包,「我賠一個新的給你吧。」

「不、不用啦!只是舉手之勞!」澤村下意識看向一旁的御幸,從表情看不出對方在想什麼,「是那些不良少年太弱了,打一下就跑了!」

「咦?真的不用嗎?現在手機不便宜的。」

「真的真的,手機壞了拿去修就好,不用買新的。」

「哎呀,旁邊的小帥哥是你的哥哥嗎?看起來真俊。」

「您好。」既然被提到了,御幸隨即笑臉迎人,「希望這小夥子沒有給你們添麻煩,畢竟他常常想到什麼做什麼,不考慮後果的。」

「可真有禮貌呀,一家都是好人。」

「不會。」

和奶奶和男孩閒聊了幾分鐘,基本上都是御幸在說話,澤村只是站在旁邊但感覺周圍的氣氛有點微妙。向他們道別後,御幸微笑地面向澤村,「能不能好好跟我解釋一下發生了什麼事?」

澤村將御幸拉到最近的巷子,視線到處亂飄,御幸上前捧住澤村的臉頰,還很壞心地在傷口上按了一下,「看著我解釋。」

「……」澤村噘著嘴,慢悠悠地說,「我很早就出門了,在路上看見幾個不良少年在勒索那個國中生,雖然我有考慮到底要不要過去幫忙,因為去了就一定會遲到,後來有人想要打他,我就來不及跟你報備直接衝過去了。」

「然後在爭執中手機就摔壞了?」御幸補充道。

澤村點點頭,「因為我就放在口袋。」

「你一個打三個?」

「他們有一個在旁邊看的,所以是一個打兩個。」

「那為什麼不跟我說原因?」

「我怕你生氣嘛,因為我打架。」

御幸嘆了一口氣,拍拍澤村的頭,「我就算要生氣也不是氣這個。」

「那是氣我沒有幹掉他們反而讓他們跑了嗎?」

「……你也能打跑他們三個,那不良少年是多弱啊?」

「不是,是我指著他們後面說有警察然後他們就嚇到跑走了。」

御幸走上前,將澤村擁進懷裡,「下次多考慮一下後果,如果他們有刀怎麼辦?你應該沒有用吼得就讓刀子彎曲的能力吧?」

「御幸前輩會嗎?教我!」

 

「還想說是誰在巷子裡面做一些奇怪的事情,這不是剛剛那個混小子嗎?」

三個目測三十幾歲的飛機頭男子站在巷口,澤村立刻站到御幸前面,「真是冤家路窄!御幸前輩別怕我保護你!」

御幸按了按發疼的太陽穴,一個情人節約會什麼事情都能碰上,世界是要小到什麼程度呢?而且那幾個聽見警察就跑的不良少年竟不是國中生?不,澤村為什麼會稱他們為不良『少年』?

「哦,這次找了幫手啊?」

「不關他的事情,有什麼事情就衝著我來吧!」

「是哥哥嗎?長得真帥,還是站遠點小心別被波及,不然一張帥臉就浪費了。」

「先打那個帥哥吧,我最討厭帥哥了。」另一個不良大叔說道。

不良大叔摩拳擦掌,大喊一聲直接往澤村跑過去。

澤村下意識退了一步,御幸立刻將他拉進懷裡,將腳伸了出去,不良大叔瞬間被絆倒,往前轉了好幾圈摔個狗吃屎。澤村與不良大叔二號都被眼前的狀況弄得一愣一愣的,御幸勾起一抹笑容,「不好意思,腿長了一點。」

「就說應該要先揍那個帥哥的!」

不良大叔二號也衝了過來,御幸這次將澤村推開,迅速躲過對方揮過來的拳頭,大叔連續揮了幾拳都被御幸閃過,他停了下來,對著澤村氣喘吁吁地說,「小夥子,你哥的身手真不錯啊。」

「喂,先把那個小夥子抓起來當人質啊!」站在旁邊觀戰的大叔三號說道。

「說得也是。」

「咦?」澤村愣了幾秒,小夥子是指他嗎?

「笨蛋,過來這裡!」御幸喊了澤村的名字,讓他往自己的方向跑。

不良大叔二號追了過來,御幸直接往對方的臉頰揍了過去,口水似乎混著幾顆牙齒飛了出來,瞬間倒地不起。御幸揉著自己發紅的拳頭,看著雙腿發軟的不良大叔三號,微笑地說,「我想,我們之間好像有點誤會。」

「對、對對對!我們有誤會!我們不該找你弟弟麻煩!」

「不,你們誤會的是,我不是他哥哥,是他男朋友。」

 

 

 

 

「好了,你是要哭多久?」

「御幸前輩是我錯了!都是我才惹出這麼多麻煩!」雖然警察沒有深究很快就放他們走了,但好好一個約會假期卻有這麼多事。

「說的也是,難得的情人節就這樣被破壞了。」

「我、我會想辦法補償的!」

「你要怎麼補償?」

「我預訂的《鑽石小棒球》先借你玩?我還沒有開始玩呢!」

「哎呀,我的手好痛,那一拳簡直要了我的命。」

「真的嗎?那怎麼辦才好?」

「可能親一親就好了吧。」

澤村抓起御幸的手,對著發紅的手指頭啾了啾像隻小鳥輕輕地吻著,「還很痛嗎?」

「我嘴唇也挺痛的。」

「那……咦?」

 

 

對失敗的情人節約會,最簡單粗暴的果然還是晚上的肉償了。
床戲馬賽克,啾咪。

 

 

 

Fi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