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 單身男子的憂鬱

 

 

火曜日就火曜日,什麼情人節,對單身的人來說就只是個普通日子。

但每年的今天,他都要親眼見證同班的混蛋眼鏡總能收到滿桌的巧克力,甚至到了要借放後面空位的程度,他承認眼鏡長得不差,但性格壞得透頂,那些送巧克力的女孩子是不是沒有試著去了解眼鏡是怎樣的人呢?

算了,說再多也會被說成是嫉妒。

「真是頭痛。」混蛋眼鏡回頭望了一眼堆成小山狀的巧克力。

「又要煩惱該怎麼處理掉嗎?」

「不是,我在煩惱要怎麼跟澤村炫耀。」

「性格真糟。」

看著窗外面帶微笑,手指敲在桌面哼著歌的壞心眼鏡就是青道高中棒球部的隊長御幸一也,在今天這個日子他依舊收到很多巧克力,但跟去年、前年不同的是,今年的他已經有交往的對象,就是……唉,不用說你們也知道。

「既然有交往的對象,那你還收這麼多巧克力?」

「我說過了。」御幸聳肩,「但她們都說這是友情巧克力,希望我收下來,我總不能踐踏別人的心意吧。」

「這麼說也沒錯,但很多看起來就是本命巧克力的包裝啊……」

「我不清楚,反正我想收的又不是她們給的。」御幸小聲地說。

對話進行到一半,班上性格豪爽的女同學將手裡的巧克力往倉持拋過去,笑著說,「喲,這是友情巧克力,你就收下吧。」

連續收了好幾年的友情巧克力,倉持對著她說,「謝啦。」

「不錯嘛,連續三年都收到同一個人給的友情巧克力。」御幸一臉壞笑,「今年你收到幾個了?」

「包含澤村給的,這是第二個。」

「什麼?!」

「你為什麼這麼震驚,瞧不起我只有兩個嗎?」

「我是指前面那句,澤村給你巧克力?」

「對呀,今天早上在五號室就先給我了。」

「為什麼我沒有?」

「好像是聽說你不喜歡吃甜食就沒有準備你的份了。」

「什麼?!!」

 

這應該算是情人節的小插曲。

當澤村走進食堂看見全部人圍著御幸不曉得在做什麼,一靠近就發現桌上滿滿的巧克力,方型、心型千奇百怪,還有人用棒球外型包裝,心意十足,完全看不出是友情巧克力。

「這些是御幸前輩收到的巧克力嗎?未免太多了吧。」

「榮純君你不記得了嗎,御幸前輩去年也收到很多,分給我們吃掉了。」

「咦?有嗎?」澤村偏頭細想,「御幸前輩性格這麼糟也能收到別人的巧克力啊?」

「喂!」御幸乾咳幾聲,「畢竟我長得好看呀。」

「噢。」澤村隨便敷衍了幾句,找個位置坐了下來。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好像感覺出氣氛不太對。

「笨蛋澤村,你沒有什麼東西要給我的嗎?」

「啊?我要給前輩什麼嗎?」澤村眉頭皺起,「難道是巧克力?我沒有準備你的份耶,你不是不喜歡甜食嗎?」

聞言,御幸站了起來,往桌子一拍,「不管我喜不喜歡甜食,情人節到了你就應該要送巧克力給我吧?為什麼送給倉持跟其他人但是沒有給我?」

啊、啊,開始了。

眾人紛紛往後退了幾步,還不忘拿幾盒巧克力當作看戲的零食。

「哪裡有規定說我一定要送巧克力給御幸前輩啊?你不喜歡甜食我為什麼要浪費?」

「女朋友送給男朋友是應該的吧?男朋友會想收到也是正常的啊!」

「為什麼御幸前輩是男朋友啊!我也是男朋友啊!那怎麼不是你送我?」

「你是故意要跟我吵架的嗎?」

「明明就是御幸前輩先找我碴的吧!」

「身為男朋友,知道你送其他人巧克力沒送我,我當然會不高興啊!」

「御幸前輩明明就有男朋友了,還收一堆女孩子送得巧克力,我也會不高興啊!」

「……」御幸愣了愣,「你這是在吃醋嗎?」

「雖然我沒有準備巧克力,但是我有準備其他的東西嘛!」

「咦?」

「我本來想說晚上拿去御幸前輩的房間給你的,哼,算了,我不給你了!」澤村不悅地站起來,頭也不回的跑出食堂。

「等、等等澤村!」御幸急忙追上去,還撞倒了一些巧克力。

 

「啊,顧著吃零食,忘記到旁邊拿墨鏡了。」

「難怪我現在什麼都看不到。」

「原來是這個原因,御幸前輩在練習時才總問我們有沒有收到澤村送的巧克力?」

「可能吧,我還以為他這麼問是今年沒有人送他。」

「誰知道那對情侶在想什麼。」

「可能是情侶間的情趣?」

「說得也是,我們都單身,不懂,唉。」

 

 

Fi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