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尤] 傾向一邊的雨傘

 

 

下著雨的街道很靜。

與奧塔別克交往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們的相處和以前沒有不同,身邊的男人依舊沒什麼表情,行進間手臂不經意的碰撞反而讓尤里很不好意思。他偷偷瞄了奧塔一眼,發現對方也盯著他,有些吃驚地別開視線。

「淋濕了?」

聽見他柔聲地問,尤里發現自己沒有被淋濕,但是奧塔別克左半邊的外套顏色都變了,抬頭看見傾斜角度相當明顯的傘,下意識推了推他握住傘柄的手,「你傘沒有拿正,移過去一點。」

奧塔別克往上確認了雨傘的角度,「再過來你會淋濕。」

「我沒關係啦,你看看你!」

不管尤里怎麼推,奧塔別克都不為所動。

在尤里仍努力想將傘推過去的時候,奧塔別克平靜地說,「我有關係。」

尤里愣了幾秒,有點躊躇,在奧塔別克周圍鑽來鑽去似乎想找到好位置,無奈怎麼鑽都不太對勁。奧塔別克瞇起眼睛,視線跟著尤里跑,傘也是。

「尤里,怎麼了?」最後他還是開口問道。

「我在想怎樣可以讓我們兩個都不淋濕。」

奧塔別克看著陷入沉思的尤里,嘴角揚起一抹淡笑,他輕輕拍了尤里的肩膀,將傘交了出去。雖然感到疑惑,但尤里仍握著傘柄並高舉,還沒詢問對方要做什麼,奧塔別克就背對著自己蹲了下來。

「快上來。」尤里還沒反應過來,奧塔別克接著說,「我背你,這樣我們都不會淋濕了。」

 

尤里的臉一直埋在奧塔別克的肩膀,偶爾還是會抬頭確認傘的位置,他不記得剛才發生什麼事,回過神來就已經被奧塔別克背著了。

「手會痠嗎?」

「不會,你太輕了。」

「真的嗎?還是我們交換一下?」

聞言,奧塔別克停下腳步,默默將尤里放了下來。

他轉身微蹲,看著尤里向自己遞過來的傘,心想難道眼前的金髮少年真以為可以背得動自己?

「不交換嗎?」尤里耳根微紅地說。

「換。」剛說完,奧塔別克直接打橫將尤里抱起,後者被嚇得差點拿不住傘。

「我說交換的意思應該是我背你吧?」尤里只能用單手摀著臉。

「……」

果然還是抱著的好,背著就看不到臉了。

 

 

「維克托,我們這裡有多一把傘,要去問他們嗎?」

「勇利,小心被馬踢死哦!ˊ˙3˙」

 

 

Fi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